最好的夏天

    今天下了小雾雨。树枝子上、草叶子上的蜘蛛的网帘子,挂上了小水珠,全都能看见了。洁净又闪光,神仙似的好看。路上雾气迷茫,走路真轻呀。那些蛛网一张一张搭在眼前,下坠了,所以那么美,那么担忧,让人想撕碎它。

最好的夏天

失语

整个夏季脖颈酸疼
伸出手指便发抖
睁开眼睛就视线模糊

能让我停一下么
睡一小会儿
不再起来
用商榷的口吻拖延
在拖延中舒服地死去

从窗口看见斑驳的阳台
滴水的夏季,去年还像是年轻的时候
有人去了真正四季滴水的地方
用放大镜辨认,橱窗外
遥远很遥远的古老灰尘

我的胳膊只够穿越窗帘
揽住印花硬布,看到
小马路的噪声

腐气的绿色More
陈旧的滴水莲
城市高空的烟尘。
汗水打湿睫毛
层层叠叠也是一种水墨

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