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跑的人

慢跑的人
身穿最厚的黑暗
是搅动的时针、分针
慢慢脱离衣服
压抑地膨胀
黑暗伙同怯懦
包裹,吞噬

我和你,重新过童年
这一次和最初不同
那时候的恐惧是不知道的
哭泣、挣扎
鞋里盛着沙子而不能停步

没有半个破碎的白天
纸飞机、衬衫、盐
你如城市的光线无法逃脱

沉浮的河灯中翻滚的昨日
曾经热烈的克制与要
在多水的鬼月
流下窗户
从此不再祈求,也不再继续

清晨的天光想拢住混沌,抓它的角
轻抖手臂理成一件毛衣
热,而有风,有内和外,入口与出口
而我十指紧扣
而我与你彼此嵌住
不给对方移动的借口

全部的气息
用来跑
用来搅动黑暗,旋转自己
让一切力成为绵软的牵绊

尽管有时候我
也想像那些高树上的乌鸦
创造绝望
并且歌唱它们

慢跑的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