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深夜,连细菌都睡了,不过城市没有睡,汽车还在水面上啪啪地跑过去。我又怀旧了。现实生活上的缺乏进展让我进入了一段怀旧高发期。今天去排球场,那儿的孩子们都长高了。而我,已经离不化妆就不敢见人的老女人阶段没有多远了。主干道两边又高又绿的树,路上排队走着又绿又新鲜的孩子。他们如果知道我多么老,一定像当年我看那些老得奇形怪状的六字班老生那样朝我打量。

    臭男人味儿的八号楼,曾经最温暖的小屋子,下铺住着最喜欢的小姑娘。我们哭着哭着就长大了,谁也找不到谁。

    冒热气的操场,我已经老得不敢跑步了,怕跑着跑着身上有什么东西噼里啪啦掉下来,我就不够重了,就会飞走了。

    经年的旧诗句,是脆的,而我在多年的水汽里泡软了,可随意弯折,可蒸可炒,亦可去皮生食、拌食。

    半个十年,皮肤老了人倦怠了,公转中心仍逃不开不经意打下的结,牵着风筝拉着猫狗戴着蝴蝶结,呼啦啦的岁月可一点都不含糊。

深夜

一个有关“深夜”的想法

  1. odyssey 说:

    不老

    你还年轻,徒弟。你的师傅们也都还年轻。六字班老生也都还年轻。上一个9字班和我们的区别只在于大家关心的8g对象不太一样而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