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马

    晚饭的炊烟散了一个钟头了,太阳早就看不见。马厩村的人们被从饭后缺氧的幻觉中惊起。有人大呼:村里足足十一匹马没了踪迹!不多不少,半村人的生计,就在家家户户忙着造饭填胃的当儿成了泡影。壮年人出去找了一圈沮丧而归,老老少少聚在一起,七嘴八舌。

    有老人说这一定是峭壁村所为。那里壁立万仞,道路险峻。羊群靠吸盘和分泌丝绳爬上高处,啃掉石缝里的青草。村人铁爪一抓,马儿抗上肩头,奔回村子,抽掉骨头,搭成天梯。

    有人说也许是平地村干的。那儿的大地一马平川,没有边界,青苔满野。扁平的猪群在清晨掠过大地,所过之处掘地三尺再没一星儿绿色。那里来的村民牵起骏马,叠成一摞,裹挟而去,提筋剥皮,穿着马皮斗篷贴地飞行。

    或者是溪水村?水网细密,遍布原野,管状的驴子在水中漂流,运输面粉和苹果。村人长腿大脚,如巨木扁舟。疲倦的马儿放在鞋上,飞奔而走。生火穿轴,肉香飘摇。

    无论如何马群已经万劫不复。村民四散,回家平复绝望和震惊的情绪。全村人都躺在炕上辗转反侧,忧愁四起,笼罩在马厩村的上空,成为一片光雾,把这里变得像城市一样看不见多少星星。突然声音从外面传来,惊起的人们站在院子里,看到房顶上不多不少十一匹马儿,正朝着浑圆的月亮嘶鸣。

盗马

一个有关“盗马”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