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替

秋天的原野里开败了菊花
先前也许是白的
原野先前也许是绿的

阳光现在是细碎的小针了
而我喝了酒
它们就刺不疼
只是繁繁密密地铺满了皮肤
向我降临辉煌的触觉

流水也像是酒了
既然已经醉了
不再有蓬勃的水流过原野
它们粘稠
是某种陈年的浊酒
更营养
也更加无能

上个季节里交融的各种事物
终于归于原位
边界硬而清晰
为彼此分离兴奋不已

交替

一个有关“交替”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