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拯救不了一个下午

躲在烟尘里双目刺痛
只不过是盐水里软怠的菠萝
暗暗藏着无力的杀机,在浸泡中破碎、溶化

她穿着短裙走下楼梯
房子的墙壁竖起来了,屋顶也从地板升起固定
而这突如其来的光线
在开口时消失

轰塌的一切挤压心脏
水管里的水燥热
连饮水机里的水也温吞模糊
空气像水一样粘住你不放

奔跑么?一群黄蜂呼啸而过
多么低等的救赎
沉默?
周围的一切是越来越重的液体,你一边上浮
一边感觉到窒息
耐心地把房间里的纸片
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折好
重复让人有所依靠,也感到焦虑
这焦虑把石头也磨碎了

她消失在墙壁里了,
一切就是一切
颜色、青春、无谓的欢乐笑声
什么也拯救不了一个下午

什么也拯救不了一个下午

神奇的小孩

    街角的房子里住着小松松,松糕的松、松果的松、松软的棉花糖的松。在他还是小婴儿的时候,有一辆空的天蓝色婴儿车经常在街上一晃一晃地向前走,“这不是小松松的小车吗?”很多人都认出来了,果然,近一点的时候大家发现婴儿车下面是小松松在举着,小脸涨得红红的,他在练习走路呢。后来小松松骑自行车去上中学,如果出门早,就会扛着自行车向前走,人们老远就看见高高竖起的自行车把了。再后来世界变得越来越喧闹,街角的房子已经吵得住不了人了,小松松也学会了开汽车,交通高峰时,过去的邻居看到一辆天蓝色的汽车像是从别的车顶上开过去一样向前移走了,就会哈哈大笑着向身边的人炫耀:那肯定就是我们老街上可爱的小松松!有一次我们的小松松乘火车出去旅行了,火车吭哧吭哧爬过了一座又一座山,可是前面居然还有更大的山,火车退缩了,实在累得爬不动,停在山脚下呼哧呼哧冒着白汽。乘客们都很着急。过了一会儿,火车居然开动了!原来,小松松正站在山腰上,一节一节地把火车举起来推过山去,火车像蚯蚓一样蠕动着,每个乘客,在他的车箱被举起来的时候,都好像坐过山车一样兴奋地尖叫起来。

神奇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