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让座这件事

    很讨厌,人老了就长了一幅老人的样子,全社会就配套地把你组装成彻底的老人。每次坐公共汽车,絮絮叨叨的售票员就会要求“师傅”、“同志”给我让座,她们这些怀恋公共交通的美好时代用语停留在八十年代的人难道不比我更老?那些让座的年轻人,心里不情愿,还不得不让了又让,为了不引起更多人注意,我只好迅速坐下,可是,我根本不想坐啊!如果是个知趣的年轻人,远远走开了,那还好过一点,可惜大部分情况下,他们还会站在我附近,这样我作为一个陌生人的自由就全没了。虽然仍然素不相识,但是因为与身边的人有过的一点联系,开始觉得不自在,看向窗外也不能缓解。而且,如果这个人有点什么引起注意的行为,比如摔倒了,还有更难受的,比如跟我说话,我还要装扮成可亲和关切的样子。老人一定要装扮成一副善良慈祥的嘴脸么?算了,我只是一个牢骚满腹害怕麻烦又无法反抗的坏人老太太呀。

讨厌!让座这件事

一个有关“讨厌!让座这件事”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