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们一分开
世界纷纷出现了
我能感觉到冷而温和的夜风
房子温柔的头发
人行道砖缝里爬动的小虫子
路边大片枯黄骄傲的草
草丛里悉悉索索的鼠

在这样的夜里,我们
都很轻松
我们知道这是最短暂的夜
接下来还有漫长锋利的白天
大团大块流动的街道、呼啸的机器
焦虑愤恨的行人

就像平时的我们
是对方又薄,又黑,无比沉重的衣裳
就像平时我只看到你
一切事物因你而起,都化成你,它们是焦虑的点缀
就像我们一旦不同万物崩塌
而这是现在唯一安全的世界

我全部的痛苦来自我们一分为二
来自焦虑背后触碰不到的缓慢花朵

40小时里只睡了两小时。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是脑子里一团糟,什么也干不了。
一直熬,熬到精力不济的时候才能安心写出两篇作业来。
之后的白天也不困,就是有点迟钝,恍惚,像一块泡沫塑料,硬梆梆轻飘飘的。
下班去看话剧,安然穿过了那么多马路,
心理健康地从一辆前门有疯子后门挤坏了的公交车上下来,找到了没去过的剧场。
看话剧。超现实的舞台,生活的矛盾、盲目、焦虑、漠不关心、性别、死亡……

行乞的人

    如果多数乞丐能够行乞而保持尊严,坦然些接受这种生活方式,人们的戒心和焦虑感是不是会减弱一点?
    北京这些年,见过太多乞讨者,街边、天桥、地下道。中非论坛的时候他们会突然消失,过了再回来。有的人唱歌,有的人演奏,有的人磕头如捣蒜,有的人一言不发。在双安附近的天桥上,有一个夏天,总有两位盲老人依偎在一起用乐器合奏,并不好听,但是那景象很美,像是一幅安详缓慢的图画。再前一年的秋天,五道口有位拉二胡的老人,乐声凄美动人,当时更打动我的是他的表情,满面沟壑,努力地笑,凭谁能不心动呢。前两天早上的公共汽车里,一位扎头巾的老人上车,衣服旧而干净,拿出很多分票给售票员,说只有七毛钱。旁边的小伙子看不过去要帮她,却没零钱,售票员很严厉,“没票不能坐车”,但也没有收钱或者追究。老人下车后,司机与售票员闲聊,这位是一直在附近一带行乞的,一般堵车的时候去敲车窗,收入不错。今天晚上回家的地铁里,一个穿这松垮的黑衣裤的小孩,梳了个有日本武士风的辫子,拿着麦克风,背着书包,手里抱着纸盒子,边唱边收钱说谢谢。孩子的声音挺好听,可是唱几个字就停下来说谢谢,不停地鞠躬几乎不抬起头。讨完了一节车厢,也不唱了,还没停车的时候就趴在地上看别人掉的写字的纸片。我不想给他零钱。这么聪明伶俐的小孩过这样的生活,不能昂首挺胸地发育,至少应该唱得再好一点。

行乞的人

流水账从西海开始

从西海开始,爬小山,翻过小山看湖水,局促而平静,外面的闹市突然消失了。迎春花开始铺张地开放了。
水边有高大堂皇的四合院,便装的军人走来走去,想到如果北京的四合院都是这样的人住着,也就用不着拆了,旁边有大门挂禁止入内的牌子,写违者后果自负。
穿胡同就穿到了传统小吃协会,刚好累了,吃豆腐脑、茶汤、白水羊头、门钉肉饼、杏仁豆腐。边吃糖葫芦边出门。
一路到了旧鼓楼大街,公安的楼房在一片平房里十分突兀,跟鼓楼抢风头。
路边有“北京水货”,是火锅店。还看到了“小胖包子”,在包子中的地位就像馅饼中的门钉肉饼么?
张旺胡同出来,交通协管员骑自行车撞上了人行道飞跑下来的外地小伙子,都不爽想逞强都没胆子,僵持着,等待被拉开。
之后是烟斗店,最便宜的烟斗丝卷烟断货很久了。
南锣鼓巷,手工饰品店,发现店主是上次在创意市集见过的做饰物的女孩,胖了,显小一些。买手链。
过客喝酒,撒娇一样的果啤,撒娇一样的香格里拉。
回家的公车上,有点疲劳和恍惚,听到售票员说,农村,农村就要到了,鳄鱼就要上来了。

流水账从西海开始

元宵节

好在有点雪。在街道的水流里骑车,去买蔬菜水果和鲜鱼。
早就觊觎的米酒被失信少女糟蹋了。。于是喝梅子酒。

看片Babel,觉得和Crash非常相似,想说的东西、表现的手法,都很一致,关于人性说的少一些,关于误解说得多一些,需要语言和不需要语言的误解,都是非常残酷的。
后来发现两部编剧一样。在心里斗争是否要原谅这个人。甚至设想可能写了一个故事被切开了。如果不出现毫无秩序的第三个,就原谅他吧。

东北的正月十五,憋了一个冬天,终于雪打花灯了。

元宵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