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乞的人

    如果多数乞丐能够行乞而保持尊严,坦然些接受这种生活方式,人们的戒心和焦虑感是不是会减弱一点?
    北京这些年,见过太多乞讨者,街边、天桥、地下道。中非论坛的时候他们会突然消失,过了再回来。有的人唱歌,有的人演奏,有的人磕头如捣蒜,有的人一言不发。在双安附近的天桥上,有一个夏天,总有两位盲老人依偎在一起用乐器合奏,并不好听,但是那景象很美,像是一幅安详缓慢的图画。再前一年的秋天,五道口有位拉二胡的老人,乐声凄美动人,当时更打动我的是他的表情,满面沟壑,努力地笑,凭谁能不心动呢。前两天早上的公共汽车里,一位扎头巾的老人上车,衣服旧而干净,拿出很多分票给售票员,说只有七毛钱。旁边的小伙子看不过去要帮她,却没零钱,售票员很严厉,“没票不能坐车”,但也没有收钱或者追究。老人下车后,司机与售票员闲聊,这位是一直在附近一带行乞的,一般堵车的时候去敲车窗,收入不错。今天晚上回家的地铁里,一个穿这松垮的黑衣裤的小孩,梳了个有日本武士风的辫子,拿着麦克风,背着书包,手里抱着纸盒子,边唱边收钱说谢谢。孩子的声音挺好听,可是唱几个字就停下来说谢谢,不停地鞠躬几乎不抬起头。讨完了一节车厢,也不唱了,还没停车的时候就趴在地上看别人掉的写字的纸片。我不想给他零钱。这么聪明伶俐的小孩过这样的生活,不能昂首挺胸地发育,至少应该唱得再好一点。

行乞的人

一个有关“行乞的人”的想法

  1. Jon2527 说:

    这个我都不乐意说了

    是只有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才有的恶心的风景,充满了恶意的欺骗与善良的上当,让人惊觉做好人也要精明。

  2. guest 说:

    如果我有个四维的口袋

        就掏出本可爱的书给那孩子。不知道从哪一年的哪一天开始,惊觉妈妈总是提醒我该给行乞者零钱了。
        “我不想给他零钱。这么聪明伶俐的小孩过这样的生活,不能昂首挺胸地发育,至少应该唱得再好一点。”看得冷冷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