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小时里只睡了两小时。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是脑子里一团糟,什么也干不了。
一直熬,熬到精力不济的时候才能安心写出两篇作业来。
之后的白天也不困,就是有点迟钝,恍惚,像一块泡沫塑料,硬梆梆轻飘飘的。
下班去看话剧,安然穿过了那么多马路,
心理健康地从一辆前门有疯子后门挤坏了的公交车上下来,找到了没去过的剧场。
看话剧。超现实的舞台,生活的矛盾、盲目、焦虑、漠不关心、性别、死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