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梦见古雪了

    在这个梦里,主角一会儿是她,一会儿又不是。但是主角是个很神奇的人,我记得很清楚。而我大概是个经历了大部分主要事情的配角吧。
    开始的时候是主角死了,所有人都很震惊,各种亲戚朋友上演各种表现。死去的女孩很美,穿这白底带小花的衣服,安详。我似乎知道这件事会发生,又非常难过。这时候大概大家觉得有解决的办法,于是从未玩过RPG游戏的我开始梦见RPG了。
    先是天色大变,然后经过一系列步骤(我忘了),地上出现了一只红色的狗和一只红色的猫。狗胖乎乎软乎乎的,突然跳到我身上和我说话,要我带女主人公走到房门正对的一棵树那儿去(ft,这时候女主角难道复活了?至多是灵魂。)可是我怎么找都不知道树在哪里,就悻悻地往回走去,这时候在红色猫的指引下,一辆细长的绿色带细碎图案的车停在了门口,人们从里面抬出很长的一条风干肉,走进屋里。这辆车属于一个热爱古雪的人,他曾想用这辆车迎娶她。
    这一步完成之后,女主角开始顺着一条绳子从屋里走出来,走到一棵树前面,树上开了一扇门。进门之后的空间是熟悉而神秘的白色屋子,穿过这间屋子就进入一个新深色的空间,这个空间前、左、右各有一个小房间,里面是女主角曾经爱过的人,爱过女主角的人,房间里的事物引起她往事的无限怀恋。这些男人有的站住不动,有的走到她身边,都默不作声。一会儿,面前又打开一扇门,穿过这个房子后,我们追随女主角来到一个巨大昏暗的旧书市场,市场很嘈杂,我们看了看就出去了。我预感到女主角走出这个市场将得到彻底的自由,再不被人世牵绊,但是,最后,她好像复活了。
    整个梦里我都在追随我不了解的仪式,仪式最后是我不能了解的结果,但是我一直紧张、努力,想按步骤完成一切。

又梦见古雪了

春天天气好

    我是说星期六早上。起得早早的去燕南园。
    本来以为会有很多花,但是没有,几朵刚长大的年轻花赖在地上,偶尔走来走去。篱笆墙上的花不见了。这些花朵饥饿,却对食物保持警惕。猫儿也不多,有时候大只大只爬了满树,有时候路边显露一点,几只鲜艳的假猫在太阳下发光,近看落了不少灰尘。真怀念上上个夏天满树爬猫的景象。

春天天气好

《艳遇》看伤了

    《琥珀》没有看,儿童剧买了票没有看成,所以这次早早订票,心怀的是看过老戏的某种怀念和期待。结果发现孟京辉没有辜负艺术圈的中老年现象,和王朔、陈凯歌、张艺谋、余秋雨他们一起向我看不懂的方向奔去了。
    出了剧院一路心态失衡,忍不住在心里大骂地铁上那个长得高大结实衣冠整洁只会弹两个和弦五音不全还点头哈腰卖唱收钱的小伙子是游手好闲的骗子。10点半打车到日昌被告知10点关门装修。走到海碗居发现比总店关得早多了。最后终于在海底捞吃到了带沙子的腰花。我恨孟京辉。看剧的钱足够打车到另一家日昌或者海碗居吃顿饭。
    整部剧就是华丽漫长的春晚小品,而且是郭达蔡明的那种。剧中角色叫韩东、高达、林默默、竹子……愿意付出金钱和时间看这个,又一个人名都不知道的观众怎样能灌满剧场呢?情节老套、进程拖沓、细节无聊,开头能猜到结尾,从某种我不能了解的需要出发给每个人安排了结局,枝杈百出冗余感强烈,而且这样的情节还是抄的。台词陈旧,经常冒出犀牛感,文本低劣毫无才华可言。演员的表演很大程度上照搬咋咋呼呼的小品方式,极力制造庸俗的笑料。韩东形象是发泄型加牺牲型,林默默几乎没有看出什么人格。剧里的观念也很诡异,体现着对资本的崇拜和对科学的猎奇,想要讽刺在资本体系里努力出人头地的人,却把因为老板人格问题辞职看成天大的事。违背创作者观念的科学常识被拿来当新鲜生硬的装饰,背后是对无知的自得。
    一个外行,说这些都是白搭,要是早看到孟导访谈里的“我孤独。”“只不过我是井底里蹦得比较高的一只罢了。”就不用浪费时间跑去保利再来发这通牢骚了。

《艳遇》看伤了

迟到的一天

    上班迟到半天。看话剧迟到十分钟。喝酒迟到五十分钟。惶惶竟日,十恶不赦。
    看了一场话剧。看戏时极尽喧闹繁华,落幕后是木然的空虚,以及完全无关演出的怅惘。在剧场里这样的感觉不多,这么彻底的空虚,简直像是在看韩剧。
    出了剧场搭一辆电车,电车开的极缓慢,上下车的人也不着急,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只有我兀自焦急。城内的道路安静踏实,似乎要迫使我内心平静,可是永远围绕着一个焦虑的目标的生活,怎么能在几站之间平复。孤独赋予人的那些安然的思绪,真可怀念。这个世界里,即便迫使周围的一切都对你放下鞭子,也克制不住时常狠狠地抽打自己几下。

迟到的一天

敌人

――送给一百块

左边爬上来,右边下去
右边上来,左边下去
扒住,掉下去……
你在我身上对抗重力
把我的小男孩
变成狗咬胶

全部的全部
只有单调的肉条
电脑前固坐的暴君
不谙世事的光脚小女巫
你以为能撼动这一切吗
用你的神经质、脆弱的敏感
触电般的瞬间疯狂?

所有人随时可能逃离
最低级的安慰最真诚
长条抱枕在肮脏的角落
有节律地摆动
模糊了性别和时间
幻觉中唯一一次你也成为君王

4月1日圆明园春游,游戏输给门,每人一首献给一百块,这位父亲的好基本是这么不切实际的。

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