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看伤了

    《琥珀》没有看,儿童剧买了票没有看成,所以这次早早订票,心怀的是看过老戏的某种怀念和期待。结果发现孟京辉没有辜负艺术圈的中老年现象,和王朔、陈凯歌、张艺谋、余秋雨他们一起向我看不懂的方向奔去了。
    出了剧院一路心态失衡,忍不住在心里大骂地铁上那个长得高大结实衣冠整洁只会弹两个和弦五音不全还点头哈腰卖唱收钱的小伙子是游手好闲的骗子。10点半打车到日昌被告知10点关门装修。走到海碗居发现比总店关得早多了。最后终于在海底捞吃到了带沙子的腰花。我恨孟京辉。看剧的钱足够打车到另一家日昌或者海碗居吃顿饭。
    整部剧就是华丽漫长的春晚小品,而且是郭达蔡明的那种。剧中角色叫韩东、高达、林默默、竹子……愿意付出金钱和时间看这个,又一个人名都不知道的观众怎样能灌满剧场呢?情节老套、进程拖沓、细节无聊,开头能猜到结尾,从某种我不能了解的需要出发给每个人安排了结局,枝杈百出冗余感强烈,而且这样的情节还是抄的。台词陈旧,经常冒出犀牛感,文本低劣毫无才华可言。演员的表演很大程度上照搬咋咋呼呼的小品方式,极力制造庸俗的笑料。韩东形象是发泄型加牺牲型,林默默几乎没有看出什么人格。剧里的观念也很诡异,体现着对资本的崇拜和对科学的猎奇,想要讽刺在资本体系里努力出人头地的人,却把因为老板人格问题辞职看成天大的事。违背创作者观念的科学常识被拿来当新鲜生硬的装饰,背后是对无知的自得。
    一个外行,说这些都是白搭,要是早看到孟导访谈里的“我孤独。”“只不过我是井底里蹦得比较高的一只罢了。”就不用浪费时间跑去保利再来发这通牢骚了。

《艳遇》看伤了

一个有关“《艳遇》看伤了”的想法

  1. guest 说:

    还是你批判得深刻啊

    我无聊得懒得用脚指头去想它到底怎么回事,而且一直在为“竹子小姐”而郁闷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