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上一份工作

    上一份工作结束一段时间了,我好像又陷入失语状态。对外界的感觉退化了,或者被包裹住了,困住了。也许是我不满意自己的感觉而将其封闭起来?
    对一个行业建立浮皮潦草的认识是很容易的事情,这种新鲜感往往让我忽略许多不美的事情。新鲜感过后是空虚。而且我似乎更愿意在细节上挑剔我在工作中面对的。似乎已经认为人对于时代潮流是十分无奈的,只能在其中颠簸或者退而坚守自己,然而洁净的后者是困难的。路易・阿拉贡说“我将永远不工作,我的手是干净的。”大多数工作都是出卖灵魂,但无论工作与否没人有干净的双手。
    看了太多低劣的文本,不知廉耻的吹嘘。人们不惜尊严在资本面前一拥而上,使用各种聪明的、笨拙的方式。那些艺术家,隐居的人、远走他乡的人、疏于创作的人,被资本掘地三尺从各处吸引到一起。投机者、中间商、话语权的拥有者,在传媒时代笑容满面暗藏杀机。想红的人太多,有分量的吹捧就要费力讨得,艺术在哪里,不过是资本此刻口中的甜点。貌似客观的态度不过是话语权的助力。
    工作在新鲜感之外还能带给我什么?反思和自我怀疑之后,怀疑工作的正当性开始成为一种选择。

关于上一份工作

率领大山峰
越过矿脉、高速路、断续的河流
将扑向粉红大会堂
热气腾腾的人民
统统甩在身后
没有战争,没有跋涉
望见消失万年的磅礴大水,望见黄宾虹
人们制造苦难,人们消失
人们崇拜苦难,也出售它们
望见白辣辣的晴空,望见鬼气氤氲
人们咒骂,人们心思简单地大笑
人们忘记,人们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