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园纪事

七夕,高树间长满自以为是的婴儿
瞪着眼,或者大笑,在坡道上来回滑动
大人、闷热、汗水濡湿的空气
一起成为背景

一只熊猫颤身自慰,两只貉在交欢
弗拉明戈密集地站着
这些散发腐气的冰鲜鸡腿
柔嫩的内脏、肮脏又鲜艳的胸衣

粉红色的童年河马
从水中跃起
它的母亲顶它、向它喷水,忧伤地知道
什么才是一个充分的童年

浅浅的水沟,矮栅栏
轻易隔开我们
不出来,不要更多孤独
那蠢笨温顺的,你有一个小园子
挖徒劳的洞,涮洗棉花
那聪明的,你的大花园让谁也感到恐惧

在我们身形模糊的童年,有人迹稀少的街道
大片大片的小鹿草
随风倒向羊群的矮窗
我们不会向往,住在动物粪便之上
覆盖它们的家

动物园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