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

    我的blog已经写了如此多,我甚至不敢看那一大排页数,只好让它们消失。
    有一段时间总是想写,甚至觉得每天以一个无聊名词为题都可以兴致盎然地写下去。那是一些真正的闲暇,我现在每天无所事事,但这些闲暇是假的,他们在恐慌之上漂浮。他们是他们自己的,有生命,有心机,他们冷淡我,击打我,在一场溃败中无限扩张。
    那时候的文章有多少是为d写的呵,现在看来甚至有点矫情。
    有时候我想,我们最大的分歧就是一个南方人和一个北方人的分歧,更进一步说是一个江南来的人和一个东北来的人的分歧。其中,没有什么东西是冷酷的,没有旁观者表面的关切内心的冰冷。而形式的力量那么强大,阻挡我们生活中每一个细节,阻挡我们通向每一个人。

原来

一个有关“原来”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