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

寡淡的片断与片断
是从别人生活里取材的剪贴画
日常生活总是如此

楼下长着一棵芭蕉树
我们走在路上
我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
知道它是怎样生长,以及
将怎样变化
并且原谅了
植物园里吓坏我的花
我现在知道那是孤独的一朵花

一条一条肉在肉店悬挂起来
不用冷藏柜,也没有冰块
干燥,而且油腻
像北方冬天的青春期皮肤
食物之外的仪式
从容的,抑制食欲的寻常日子

而和远方的人争吵
意味着更多烟蒂、钱
重拳挥空的无力感
言语不能及的地方
气息、呓语不能包围的凉

在这儿我听不懂你讲的话
逃到这儿还是不能
是的我知道你在讲
我知道前一句,和后一句
它们中间有逻辑的联系
我知道大概你是对的吧
可是我不能懂
怎么费力也不能
像是那次疲惫极了
从谈话、倾听堕入胶着
堕入死寂无声的幻境
我害怕就这样和全世界
隔了一层透明纸

我惧怕待我如同敌人、异物的人
我惧怕待我不像孩子的人
你们每一个人
我躲不开你们
你们称量我
处置我
我只是茫然无措四散奔逃
逃向每一个你们
我的身体分散而心缩得更紧

我惧怕那些暗藏杀机的日常生活
我知道你们只是本能地显露刀锋
我知道我看起来跌跌撞撞就要摔倒了仿佛也携有利器
我知道我无法同你们任何一个和解

街道

深秋

    晚上在自行车座上摸到一层冰冷的水雾,翻日历,果然寒露过去两天了。这两年日子过得很漂浮,每到秋天,就期望着有些东西沉下来,伏在地上,或者消失不见,期望饭时吃饭,期望空气澄澈。买了新的排球,约了贝贝和晓沐,中学时代的队友,三个境遇迥异的朋友能在多年之后一起打球,算得上一种依靠,对世界的一点新的信任。

    从每天去矿院打球的时候开始,觉得晓沐真是个很笨很傻的人,很多年,不断地为他的境遇担心,有时候心跳到嗓子,转过去不敢再看,每每再次联系,他又是一片平安喜乐,他大概有很大的力量,足够的弹性和内心的安定。没有人像我,轻易被小小的困境击倒。

深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