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

    有时候我发现,爱人是那么难。比我曾经感到的难,比曾经想象的更难。
    一切都是可以被理解和原谅的,曾经觉得那么所有的人都是可以爱的。在丧失了力气的现在,这些理解和原谅是如此费力,爱就更消耗人。对很多事情,我几乎没有力气去理解了,也逐渐明白冷漠是一种保护,保护自己还能起床,吃饭,处理一些日常生活里的事情和进行必要的交流,而交流也几乎被我舍弃了。
    在广大的可能性面前,个人是局限和渺小的,理解与原谅别人意味着一次又一次地从各个角度检视自我,自我是多么短暂啊,是我并不能信任的。许多爱意味着交流,意味着建立容纳爱与被爱双方的体系,思考、记忆、语言的阻隔,又是多么无奈。
    琐碎的方面,是许多复杂的规则。遵守这些规则,会失去一些自己和他人,不遵守就要付出代价。有时候被人伤害了,你不能说出来,不说,会有人同情你,也会有人一无所知,而说出来的罪甚至比伤害人的罪大多了,你会被归入不正常的一类。有自己的角色,也意味着有自己的规则,别人会了解或者避开这些,侵略性的规则会惹来麻烦,过于宽容则意味着疲惫。你也要了解和遵守他人的不同规则,喜欢自我剖析的人、喜欢抱怨他人的人、喜欢党同伐异的人……有些需要保护,有些需要忍受,有些需要避开……这太费力气了。如果无法漠视和坚持自我,就有精疲力尽或者落入陷阱的危险。
    深切地觉得《忧郁》里说的,吸食了古柯碱之后,觉得一切事情都有了答案,轻而易举是可能的了。当我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觉得一切事情都有答案,轻而易举,忙着追赶那些知识的未知,现在,我更愿意把这理解成天然的冷漠的保护,这种冷漠其实是一种孩子的无知带来的无视;而对因忧郁丧失力气的人,多向人群看一眼就意味着更大的负担。

艰难

一个有关“艰难”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