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怀念的旧日

致——

常常在夜晚
一整个幻象侵袭我:
逝去已久而无法消弭的
某个雾气淋漓的春天,
巨大缥缈的影子,
空气边缘明亮的扭曲。
脏的白光芒钝而刺眼,
一切都无从分辨。
每每我抓向稍显清晰的一角
狠命向纸上摔打,
辨认出一些过去,
它们因为过重只能跌得粉碎,
模仿陌生的事物以期神谕,
那些迷狂的挣扎
往往面目冰冷,行为精确。
这专注的一角甫一触纸,
整个幻象如伏天的水汽般消失了。
我重新走在街上,
看许多轮子滚过陈旧的鼠皮,
一些毛皮碎屑和着灰尘
混入工地与丁香的气息。

无法怀念的旧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