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立春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出现的,有小时候画班里那个几年也没能考上鲁美的,神情骄傲的大哥哥,有老师那个考了七、八年美院未能如愿,索性生活在北京的朋友,有中学班上那个爱跳舞爱唱歌、割双眼皮走路挺胸翘臀的平凡姑娘,有荷塘边拉着红条幅的民间科学家,有芙蓉姐姐,有把一个班级的工人子弟变成整个乐队,让教委领导始终不能相信的那位和善的女音乐老师……
有那么一些人,他们身体里住着一种虫子,使他们举止紧张,心怀秘密,说远离日常生活的语言,采摘悬崖上的草莓,收集草尖的露水,与周围世界格格不入,一到深夜就忍不住饮酒、哭泣、奔向车站踏上夜行的列车,片刻不得安宁。他们在人生中走着,怀抱着虫子搅动起的生命力,像握着一把碎纸片在赶路,他们总是行色匆匆的向陌生处奔去,手中剩下的越来越少,最后不得不依靠回归家庭,回归世俗生活来汲取力量。电影讲的是一代这样的人的故事,他们中很多人伪装历史清白,正埋伏在我们身边。
立春,春天还没有来,风却已经让人流泪了,王彩铃就像她的名字,在那个时代分布在学校、工厂、艺术馆……现在看来却滑稽酸涩。她在昭示着春天的风中做梦,清高地梦她的巴黎,她的北京,她的歌剧院,为遇到怀有相似梦想的人激动不已,却永远被一个玻璃罩子挡在春天的门外。人性自然地向往美,人性也会缔造出等级和特权,专制刚刚向后退去,艺术在民间社会的发扬就如火烧秋草,最平凡的农家女儿也唱得意大利歌剧,可也就到此为止了,普通人无法从小城市的底层一路走到北京和巴黎去。即便有天分也可能缺少良好的教育,即便有能力也缺乏途径,这样的现实让底层小民的狡猾也显得辛酸起来。到了中年,有些人屈膝现实,在夜里不再梦到年轻时的梦;有些人用失常的行为发泄剩余的力,继续骄纵和喂养自己的青春期。王彩铃是坚硬的,她从未屈服,从不被动,无论对她爱的人还是爱她的人、同情她的人还是嘲笑她的人抑或是逢她施予的人,她甚至动用谎言,维护着一种理想化的尊严,尽管这个尊严只有自己看重。她也从未得到过:爱情失败,歌唱无法继续,去北京的希望破灭,倾力相助的人消耗了她梦中世界的最后一部分……她看着所爱的人躲避她,受着大城市的白眼,被观众无视着,看年轻人用非常手段实现她没能实现过的梦……她只是默默地开始为一个孩子忙碌,为她干起粗活,轻声慢语读起昆虫的命运,仿佛上天一直对她恩赐有加。只有在片尾,王彩铃才能真正地站在舞台上,只有在虚构的世界里,那许许多多的人才能接近与安慰他们的梦想。

看了立春

一个有关“看了立春”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