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里,从少女的童话开始,去海滨。大海若隐若现,海水里的生物跃入空气,辨识我们。骤雨,几层房子坐满虚构的故人,他们和真实的故人一样,让人徒增孤寂。女伴躲过我,开始女仆的生活,把浸湿的烟草放在窗边晾晒,忍受苍白、肮脏、神经质而暴戾的主人。后来我一直在装填我的背包,内心萧索。我不知道天已经放晴,我将在夜路中赶两班火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