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觉缠身

  午睡。梦。
  我裹着一条薄被子,躺在屋顶上,考虑怎样读懂俄国经济学的书,四周是瓦构成的海。
  游戏,四个人,不规则的水面,很多球体,我们轮流用白色卷轴将自己一方的球撞入水中,游戏很漫长,有犬类参与进来,它们都有复杂的经历,与人有长期的交流。
  几人围坐,其中一个女孩能看到旁人不知道的事物,穿黑衣的上帝走到她姐姐身边,要带走生命,而她们膜拜的是另一白衣神明,上帝只掌管死亡,我在心里惊叹人间的信仰都错位了。女孩用手势向上帝请求多留姐姐几日,上帝回答只能缓三到六天。女孩和颜悦色地要求姐姐一起做游戏,让姐姐将手放在肩膀上方,向后做出六的手势。上帝合上本子,走出门去。
  我感到苏克在身边走动,有点怨恨地说,这些书我都没有看过,她仿佛就在我蚊帐之外走动,一只白色的柔若无骨的小狗好像趴在我的枕边,我在惊恐中醒来,依然是正午,天光昏暗。

幻觉缠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