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花朵

(要是我认识植物,大概能讲得清楚一点。)
在苍茫广阔的三环路中央的护栏上,灰尘和尾气里面,灰蒙蒙地摇晃着很多贱贱的月季花,颜色很贱,枝条单薄的姿态也很贱。
林业大学和东王庄中间那条又新又宽的马路上,机动车道和自行车道中间窄的绿地上,铺满了草一样的花朵,非常鲜艳,非常稚嫩,非常不真实,它们在密密麻麻的小花盆阵上方随风摇摆。
马甸桥东面,也是机动车道和自行车道之间,密密层层的是绣球一样的花朵,明亮的粉紫色,和月季花一样大。花朵那么多,把叶子都挡起来了,它们一起盛放着,没有花骨朵,没有残花,谁也不先,谁也不后,好像永远都在盛放。
空气从25日开始变浑浊,桑拿天重新开始,天上终于能看到风筝却看不清颜色。这样的花,这样的开放,充满了社会主义的幸福感。真崇高。它们真正是祖国的花朵。

祖国的花朵

圆明园

  这周第二次去圆明园。小猫一路摘了好多蒲公英给我吹,吹得我都缺氧了。当然这是yy的,沿路的蒲公英只剩下一朵了。刚刚开放的景区有许多许多花,许多许多小桃子,许多许多鸟像蜂群一样密集地飞行。树更粗朴,花更恣肆。小猫在草地上兴奋地扑蝴蝶,玩石头。鸟群因为人的活动范围扩大而退向边缘,开满花长满树的山坡。夕阳半隐在云彩里,投到水草中间的倒影很美。如果在这一片美景中徜徉到下午六点半,你会戴上一个由昆虫组成的大面罩。

圆明园

日复一日
终于把你看回一个孩童,
照片上的幼儿园男生
笑得像个演员般
毫无阴霾。

尚未学语时
若我们相识,
现在就会拥有
毫不受人侵犯的
自己的语言。
多么辉煌。
我们在这国土上开疆划界,
颁布法令,
设计家族的徽章。

我们肆无忌惮地打斗,
直到红色沙土漫天,
这是唯一的对手和神圣之地。
我们用同一嗓音歌唱,
我们也是千百万人,
饕餮良辰。

若生育你,
我将记住世上最剧烈的疼痛,
献上我一切的力与生命,
并永无休止地向你索取。

当我们分隔两地,
地球狂躁的表面将永不息止。
有一天,
从南极到北极
你越过鱼群、森林、苔藓
来找我。
我将打开门说“我不玩”
并把你永远锁在炉边。

立秋

立秋,东北的杨树叶子硬了。
V办了一场婚礼,木偶人样忙碌开心,她最懂享受繁华。
L七年未见,已经和三月时认识的男人登记结婚,关心着新房子的装修,像小女孩学习描眉、涂指甲、挑选卫生巾,有新奇和琐碎的乐趣,似乎婚姻是人生的一个步骤。
那时候美丽的女孩子,乖的、老练的、射手座样的,纷纷生子,结婚对象充满戏剧性。
人生到了这个阶段,同学的消息就是一场又一场的婚礼。
可是,那些没有见过她们美好的少年时代的男人,应该怎样懂得宝贵她们?
不过是一种怀旧的苍凉。

立秋

直升飞机之梦

一架直升飞机在上空停住
他们来维修蚊帐的
那个年轻的维修工
把绳索在半空拧了太多圈
舱门已经快掉下来了
他爬不上去了。
可我不愿意醒来。真的,
他真的向我的蚊帐滑下来
并开始拆它。
我还不愿意醒来啊!
但是我坐起来
假装一个已经醒来的人。
蚊帐已被拆掉大半。
“我还要我的蚊帐,它没坏。”
他用拆蚊帐掩饰自己掉下来的慌乱,
又为掩饰错拆的慌乱,显得心不在焉。
“你要什么颜色的,再装给你。”
“我还要我的蓝色蚊帐。”
我执拗地说。
维修工在我身边忙碌
我被快递员的电话吵醒。

直升飞机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