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

立秋,东北的杨树叶子硬了。
V办了一场婚礼,木偶人样忙碌开心,她最懂享受繁华。
L七年未见,已经和三月时认识的男人登记结婚,关心着新房子的装修,像小女孩学习描眉、涂指甲、挑选卫生巾,有新奇和琐碎的乐趣,似乎婚姻是人生的一个步骤。
那时候美丽的女孩子,乖的、老练的、射手座样的,纷纷生子,结婚对象充满戏剧性。
人生到了这个阶段,同学的消息就是一场又一场的婚礼。
可是,那些没有见过她们美好的少年时代的男人,应该怎样懂得宝贵她们?
不过是一种怀旧的苍凉。

立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