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的狂欢活动之后我们走进了巨大的体育场,蓝色的,里面各种各样奇怪的动物在绕圈奔跑,脖子长到搭在地上、腿非常短、匍匐前进的骆驼,气球形的牛……在这里奔跑是他们的常态,就像植物总要生长一样。绕了一圈之后我和程佳出体育场,看到了鹿女。鹿女其实和普通的女性没什么区别,但是非常矫健,双臂高举,臀部和大腿的线条很好看。她似乎想让我们解救她。我们没说话,默默带着她走出了体育场,到了程佳家里。
  三人准备找衣服来换(程佳似乎要穿黑白女仆装)。程佳的爸爸站在院子的台阶上和我们聊天。这时候鹿女变成了一位男性,坐在葡萄架子底下,手撑着桌子。屋子里电视的声音隐约传出来,他问,现在还是胡锦涛么?上次就是他。又数了一些领导人的名字。这时候程佳的爸爸说温加宝死了你们知道么,我们都觉得是开玩笑,他解释说是凌晨的新闻报道的,被暗杀了。这时候神秘的男人谈起乾隆。他也许是从几百年前来的。
  乔装打扮好了,我们一起出发,路上经过一家咖啡厅。这里线昏暗,陈设有八九十年代的风格,深色的木头和玻璃。里面正起一场纠纷,顾客在要求咖啡厅的赔偿。咖啡厅的地面很别致,露出一片钢琴盖子,大概一架钢琴埋在地下,琴盖还可以打开。客人要求用这架钢琴来赔偿,这时候服务员说,不行,接着打开琴盖,里面都是砖头。客人气不过,每人捐了十块钱给咖啡厅就走了。
  我们也离开咖啡厅,神秘的男人开始给他的亲密朋友或者恋人写信,我们都猜想寄信的办法很奇特,但因为我们都是在历史唯物主义世界里长大的,想象中也只能像给外星人寄信那样,经过寂静的宇宙和无数孤独的光年。
  (写信的经过这样的:他先用线条分隔了信纸的空间,然后在上面种了很多兔子头,兔子头突出在信纸上,像萝卜被拔到地面上。其它的地方写了一些文字。示意图如下:)
letter

一个有关“”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