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吗?我身体里的时钟

  直到发生变化的时候,存在才被认识。
  长久以来,我对时间的感觉是稳固的,或者是以我所意识不到的缓慢速度变化着的。当我有一个从容不迫的体内的时钟,我并不觉得它在,就像专心走路的时候意识不到手肘。可是撞到一个玻璃门上,又试着重新站好的时候,手肘会支撑你,让你感到疼。最近,天气像穿皮鞋跳台阶一样冷到膝盖酸软,柜子里的暖气片上发现了旧玩具的裸尸,除此之外,一切没有任何变化,直到我点起一支烟。这支烟像中空的纸卷般迅速地烧完了,没来得及吸上几口。开始我怀疑是碰到了假烟,就换了一包别的烟。还是迅速烧完。我就觉得有一点心慌:平常都是我不耐烦一根烟烧得太慢,有时候抽了半支就掐了。一个月前我开始了一份常常需要在公司留到午夜的工作,每天多了不少正事做,体内的时钟反倒慢了这么多。仔细回想一下,最近种种事情确实是快进一样从眼前掠过的。从前我睡到快头痛的境界,在床上醒来,准是七个半小时,而最近一睡十小时,没有闹钟似乎永远不会醒。是我身体里的时钟在对抗这份非常资本主义的工作吗?是我的时钟在帮我的身体慢下来吗?
  我还是有那么多天的生活要过,可我的时间,却凭白被抽走了许多。

你好吗?我身体里的时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