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

我躺在床上,
脑子里充满了给你的诗句。
得爬起来
把它们记在天蓝色的本子上。
不,就这样,一动不动
继续想着你,而不是我的诗。
真正闪光的句子永远在那儿。
胡思乱想后的漫长睡眠,
我丢了全部句子。
我更害怕的是:
我丢了你,
也是用这样的方式。

丢失

红烧肉劫

很久之后,我又进厨房做菜,只是为了营造一点生活的气氛,假装那些到凌晨四点的加班是别人干的。
在这之前,为了攒状态,我还把放了半年的健身卡找出来,上了一节瑜伽课。
瑜伽练得我汗流浃背,走出健身房感到飘飘乎乎的。
回到家做完三道菜,发现解冻了太多五花肉,决定做个红烧肉,放在冰箱里也显得很有面子。
于是我把五花肉切得很工整,下锅煸热,倒了点香料和料酒,肉开始出油,我心里规划着炒糖色。
然后我拿起糖罐子大手笔地倒了下去,不好,粉末太细。是盐。
我还没傻到底。
趁盐没化完,赶紧用筷子抢救清白的肉块。
没关系,只是丢掉了油,去腻。
根据苏式红烧肉的做法,我加水,加老抽,加生抽,加糖,准备一煮到底。
可能是刚才的抢救太紧张,我有点谨小慎微,糖加少了。我边翻动锅里的内容,边反思这些工序。
好吧,再加点糖。
!!!
又是盐罐子。
这次我得让盐充分融化,倒掉所有液体,再来一次。
加水,加生抽,加老抽,加糖,加香料。
这次是对的。
鉴于之前的状态,我把火开到很小,这样不容易烧干,肉也更软烂。
之后每个几分钟房间里都会出现我惊恐的叫声:“肉!”
是的,我太紧张了。
另一件愚蠢的事情出现了,鼠兔要和我连机打马里奥。
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搞明白这东西两个人怎么玩,每次两人电脑上出现的都是不同关卡。
于是不断地换版本,重连,打对方,发现不是对方……
……
“肉……”
这次是惨叫。
那些方形小肉块的下半部分都碳化在锅上了。
上半部分娇艳欲滴,挑衅地提醒我它们历尽艰险本该多么好吃。
对,我忍不住尝了一点点。味道相当不错。

红烧肉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