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首

老秘密

春天,最美丽的花开在荒宅。
肉饼店紧挨着寿衣店
一同铺满经年的老灰。
吃与被吃,
死后的生与死后的消失。
想像中的结构终于占据身心,
干燥而饱胀的巨型积木搭建着街道,
是童年虚弱的理想。
我们把那些住过别代人的
房子洗掉了挖掉了从底片上
抹去了;
我们一身簇新从未被玷污;
我们未被死亡揉捏也就无从柔软;
我们制造秘密
拒绝与老秘密共枕。

陈词

两年,送我们回这里。
商店更换了位置,
视力抹杀时间,
黄昏要早一些。

我们轻巧迈步
时前时后
如入无人街道,
搬动旧身影
擦拭得越来越快。

等节奏适当,轮流谈起
新鲜旧事。
一段时间经过,表示
过去又解密一层;
当往事变故事,过去消失。

一些向最灵活的头脑中
植入的平庸与恶,
我们观察到缓慢的生长
朝向实在,
依照概率冷静地隐没,或酿制
更大谶语。

速度的狂喜中有平静的美
我们以停滞模拟,
最直觉、容易,最不可能
不可能最美,这无法分享,
无法分享最美。

我们翻动满场昂贵粗劣的衣裳,
好像就翻过了那些想哭的情绪。

两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