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

越到后来,越觉得就是那个,也不是,是越觉得不是另外的。
可越到后来,也越觉得不可能。
创造一个团体的不可能。
在那瞬间,最感到对一个团体的需要,也最明晰这个不可能。只有不可能是可以牢牢放在手里的,这是我的安全感。
没能完成一个团体,那里却短暂地存在了,像吃了一口芥末,通透、辛辣之后,什么都消失了。
连我也不知道,是否还记得什么,留了什么。
只有那个伸了手,却什么也够不到的姿态。向着棉花团,连重拳也没有打。
只有这些不可能的人,当时也在那里看着。你得你的欢宴,我得我的空场。
能够一生那样地去挣扎也好啊。而我躲在我的不可能里,无处去挣扎。

那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