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

  总有一部分的我试图拥有一个职业,另一部分则畏畏缩缩地抗拒着。前面那个一格一格长大的,认为后面这个懒惰低等,后面这个在怀疑中耽搁着,慢慢才敢指出前者亦是真懒惰。没有比有个职业更轻松的活法了,可进可退,质次量多的满足为人之种种需要。职业发展总有几种现成目标和路径可选,东家、行业和社会一起将你摆放在“最合适”的轨道上,每年、每月、每日的时间都有人安排完毕;与他人的关系配置也规规整整,丝毫不用在哲学层面费心就建立了与他人的联系,他人亦在职业世界表现得光滑坚挺;与职业配套的消费方式也十分成熟,很妙的是,为了适应职业角色的生活方式而消费,去某种风格的餐馆,穿某种风格的衣服,喝属于某种职业中人的饮料,似乎真的可以带来消费的快感和在轨道中的安全,感到作为某种职业中人的优越,虽然这种优越万人共享。使用的语言,旅行的方式(或者是否旅行),选择的伴侣,感到快乐的事情……一切都越来越协调、圆熟地配合着。人的灵魂这么柔软,长成容器形状的时候,就再看不到什么容器了吧。
  职业的力量太大了,让人不得不试图作形式上的抗拒。但是,抗拒容易、虚荣和不假思索的高兴,又有什么意义呢?撒娇吗?为了孤独、痛和无聊吗?

职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