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四少谈

  忍痛剥开一层层理智的洋葱皮,静静躺在内里的还是任性。想起多年前有人看我的星盘,说我有“在不涉及感情的情况下”的某某能力以及某某能力,都是些觉得自己不会有的能力。那是因为没有忍住恶心的能力,假装不看的能力,更没有给屎打蜡的能力。但也许还有希望,得到不在乎的能力,或者健忘的能力。是屈服的一步还是修行的进步?

与四少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