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到我所厌恶的“恶”,要么是出于笨,笨自然不美;要么是出于不道德,而道德,尤其在如今,并不是什么坚硬的规则,无非是各走各路,这不道德归根结底也还是不美。我这自诩崇尚“真”的人前半生竟是一直在“美”的泥潭纠结挣扎……
  而“真”的问题太大,我无法了解,它是否是起伏任性的“美”的子集呢?也许这问题只能在特定的人之下探讨,也许也不可探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