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回家

别怕,走过这丛矮树
就不喧闹了。
音乐淹没大片空间;
光斜穿过一切,
轻巧地弹散开;
人行在这光的浪涛上,
也行在心脏可以降落的地面上。

“但是,但是……”
但是树叶稀释了光,
也吸走了你的语句。
这时候只有鸟叫
占据了时空的注意。
“这没有理由也没有答案的声音。”

两只水鸭一前一后,
在草地上迈动左脚右脚,
遇人就作停留,
无话可说再向前。
经过裸露的肌体、兔子的旧土堆,
随便被什么吸引着注意,
直到最远的树影也倾身过来。

走路回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