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

起初是一只晶莹的新手,
从肮脏下坠的肉架子
披挂着血污向外,向上;
接着同腐朽的赛跑,
结果当然是输。

咒骂终要散去,
还是去满足
剩下的知觉:
一团感官、
若干瑟缩想象。

作工具传予他人,
或从几滴精血开始移情,
新幻想不必看它飞灭。

将新的带入绝途,
欺以无望挣扎,
是尸虫与麻醉药,
也是反对。

反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