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夜晚从地面仰头,看春天的新树叶,像一大片星星糊在天空上。天空黑的,却见蓝色,浅绿也不苍白,透透络络的。这时候喉咙里、额头上都有许多花要涌出来开出来,忍不下去,拽着我朝前走,走到夜晚也不寂静的汽车和楼宇的世界里。有星点的从眼睛里溅出来,眼睛就跟着颤。
  一瞬间我意识到千万个世界,念头都只一闪,无法细想。感觉却是丝丝清楚,将周边的气味和我裹到一处。没什么可怕,没什么不同,没什么打算。什么打算也没有。这魂聚着,无谓也无望。
  曾觉得空掷了去最美,执念的美,掷起来却踉跄,却局促,手势在半空停着,尴尬也顾不上。

春天

电梯

老人身上有种腐败的味道。
今天在电梯里,
我闻到了。
电梯里没人,
让我觉得
自己像分秒聚散的游魂。
我被那味道抓着,
那味道,
那被涂抹的
正在风干的青灰色。
在家里,
在公交车上、超市里,
长久地我被这味道敲击着。
这恐吓和最可靠的等待。

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