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江

旧班船,
铁皮哗哗响,
发动机轰轰抖动;
雨落在船顶,
像一阵阵海潮。

半老的篷船,
倚在草根的泥土上。
真鲜的气味。
闻起来不禁有点贪婪。

山、树、水面、空气……
雨把一切结起来,
大块的凝胶
杀死了我们,
让我们和过去
紧抱。
有一种腥甜。

船过城顶,
雨突然急得
在水面风云变幻,
像这五十年。
在这里
山保持了幼年,
是坟的形状。

梦中这里曾更幽暗。
雾气背后,
水波晃动连片岛屿,
倒影是根须,
摇荡着伸下去,
系在冥水深处。

眼前这些,
暗红暗黄土壤、
岩石岛,
大面积的灰色反光,
水上的朽枝、塑料包装、旧鞋、死兽,
意外的
这些不意外,
是梦中恐惧
更清楚的形式,
是天空让人颤抖的
那块蓝到发黑的
纯粹的蓝。

新安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