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1

很久没写东西,没冲动。
但今天必须写。
心里有事,也没事,过得非常浅薄,不想思索或者追求什么。低谷?还是真实的人生。
也许过后会后悔,也许就这样不假思索地坠落。

已经开始怀疑“创造”这件事。所以,做,或不做工匠,也许都是荒谬的想法。

屈从于廉价的情感,便利和习惯。条件反射般地给出积极回应,条件反射般屏蔽所有其他人。越来越感觉不到自我。服从许是早就设定的界限,不加判断和选择。并且幻想着放弃自我控制。

在看一本关于植物的科普书,无法理解对植物倾注如此多的情感,加入同理心和想象,把现象变成故事的行为。但很多人都是这样。爱机器的人,爱技术的人,爱人的人。也许也就是要这样,也就是这样才能活。

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