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

也就是坐着。
总是这样。
他想伸一伸手
又在脑中放下,
打断她
还没张口的话。

也就总是
无声地说
或者无形地泣,
彼此不看,
不听。

音乐,
音乐起来了。

忽地她举起杯中蜡倒进嘴,
疼。
又慌忙用什么去浇。
火焰从颈中喷出来
像一束烟花。

2013.8.14

烟花

旧诗三首

楠溪

山似海,田如绣,
水面是崭新的塑料片儿。
一些雨过后,
空气里的水
把水粉晕成水墨,
雾气的留白
仿佛精巧的仙乐
初见的薄烟。

雁荡山

树可以长得多么自由!
扭转,铺张……
空气流淌,
有不取悦人的芳香。
细小的白花在泥土上星散,
如同刚退了一阵海潮。

有浅浅深深的湿绿,
有山谷沼沼;
溪成小品,
瀑自穿凿,
洞泄天光在绝高处,
深潭透明,水平如死。

入夜有雨,
山峰纷纷俯身来,
空间只里有小团的热气,
在接受质问。

黄浦江

浦东的高楼在夜色里挤着
通体发光,
一场脱衣秀;
人也站成浦东的楼
挤着照相。
旧房子,
浦西的杂种们,
讪讪亮着,
不成东方
也不成西方。
江面颤抖 ,
游船轻佻地划着圈儿,
汽笛声软软的
非常虚假。
钟声缓慢。
东方红的旋律
回声里有一点苍凉。

2012.5

旧诗三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