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

也就是坐着。
总是这样。
他想伸一伸手
又在脑中放下,
打断她
还没张口的话。

也就总是
无声地说
或者无形地泣,
彼此不看,
不听。

音乐,
音乐起来了。

忽地她举起杯中蜡倒进嘴,
疼。
又慌忙用什么去浇。
火焰从颈中喷出来
像一束烟花。

2013.8.14

烟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