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今天看了一部话剧,瑞典一家剧院的《纯粹》,瑞典语,导演丹麦人。

形式很传统,是文学性的作品。没有复杂情节,没有当代艺术的聪明机关,算作利用某种技巧的就是一些象征了,大部分是必要的,突兀的也被视觉和表演处理得不太明显,很得体。

内容是无法得体的生活。

交流永远不可实现,你说要交流,我拒绝回应,知道你的交流是虚假的,而你不愿意明白;不舒服,处处都不舒服,被时间拖到更不舒服的境地,长出的刺都亮给房子里的另一个人;想回去,这是个老话题,永远让人共鸣,爷爷奶奶的家回不去,自己的屋子回不去,只剩眼前这一根刺。

听上去都是琐碎重复的絮语,在空间里却坚硬得很,这就是好剧本的能力吧,什么都没说,又那么结实,久违的感受。

两对夫妇像在照镜子。一番照过来,明白什么都不会好了,比过去不好,将来更不好。而又再没有别的东西了,所以对那不好的也舍不下,可也不能不舍,还能再糟糕到哪儿去呢?离开之前,也就纵容自己赖一会儿吧,反正明天就是星期一了。

《纯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