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re]Imagining the Imaginary Invalid

有意思的作品。内容很复杂,不自行总结了。剧团网站这么写的“Using Molière’s seminal play about the evils of the medical industry as a backdrop, Imagining the Imaginary Invalid takes you backstage as the cast prepares the set and tries to rehearse scenes from the play amidst personal discussions about money, medicine, politics, loss and the nature of inspiration. As the audience watches the action unfold in layers, ballets spontaneously spring out of costume fittings, scenes devolve into arguments about art, money, and health and the performers struggle to create something in the wake of the loss of a leading player.”(maboumines.org)

整个舞台设计就是一个剧团的后台,场景是剧团排练。场上有服装师做衣服的角落、钢琴、各种坐具、梯子、五个架子支撑的可移动的镜子等等,开始非常散乱而真实,后来逐渐整齐,每样东西都有在场的意义,和la mama另一个十月革命的戏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个舞台设计甚至延伸到了场外,观众进场门对着观众席楼梯的下后方,那里隔出了四个小间,罩着半透明的帘子,演员在里面聊天,化妆,进行一些日常的活动。这样,观众一进场就进了一个排练空间,闯入了演员日常的workshop。舞台很深,混乱场地后面是一大面金色的珠帘,半透明的珠帘遮挡着宽敞的表演空间,表演在里面进行时,可以看到演员的轮廓,没有细节,视觉上让群体的形体表现多了一层风格,和直接看到的形体、个性分明的单人表现区分开来。珠帘的特性也很有意思,光滑的表面反射能力很强,光从某些角度射过来会在上面形成金色发亮的一道,某些角度会形成一大片发光表面,某些角度又会形成多道条纹,不断改变着背后的可见度。

开头很精彩,一开始容易与la mama常见的场地经理讲话模糊起来,像一个创作者的预告说明,慢慢地变化了,知道这是深藏不露的表现,几乎没什么夸张的动作和语调,姿态也不稳,但是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非常精彩。演员是Marylouise Burke,75岁,活泼泼的,即便做示意性的夸张风格的表演,也十分可信。

排练、莫里哀的喜剧、专业工作、生活,在混合着,结合着,有趣的瞬间被捕捉到一起。有时候我会怀疑这样做的意义,前者有很大的野心,概念上很美,做起来很难,后者简单直接有效,但后者来自前者吗?受到前者启发吗?需要前者提供的框架吗?能够把自己塞进去吗?只是这些的话,导致的可能会是平庸。

[Theatre]Imagining the Imaginary Invalid

[Theater]剧本朗读Fruiting Bodies

很长的一个朗读,过程中一直在猜作者是什么样的人,应该很了解美国戏剧,可能受过专业训练,但也许还在摸索如何作出一个剧本,或者是在寻找某种形式的过程中,或者……

因为从任何常见的角度出发,这部剧本都没有重点。故事在其中很重要,但人物情节都分散掉了,多余;形式上能看到很多碎片,还没有融合在一起;想说什么?很多,不知道是什么;姿势?很模糊。像很多断了的线头,不能联系,不能排列,没有形式感,没有容易认知的关系。

单独看台词、细处设计、人物表现、微观节奏,都有令人欣赏的地方,分散在各处,没能互相支持。能看到很多美国戏剧的影子,从我微小的阅读量里能看到推销员之死、心灵的罪恶这样关注家庭关系的传统剧本,感觉还有我不知道的一些新作品,以及更通俗的一些东西,模仿的痕迹很明显,但从微观角度看,模仿的技巧还不错。

演员大部分时候不太好,对戏不熟,几个人没有集中一处,基本功也一般,演小孩和老人的演员要好一些。这大概说明导演也没能掌握整个局面。

 

[Theater]剧本朗读Fruiting Bodies

[Theater]Employee of the Year

Employee of the Year, 600 Highwaymen, Public Theater

非常简单,一块方场地,五个小姑娘,一个女人的人生故事。典型美国故事,个人化,多愁善感,小题大做,细节抓人。厉害的是导演,用这样的故事,竟然做出了戏剧的力。形式和内容有时候真是有点分得开的两样,就像中世纪的画。

首先是动作。没有复杂的动作,没有齐整甚至没有明确的造型,青春期身体的笨拙、用力,在简单的舞台上非常美,说是隐喻也很好,不说,本身就很好。手,和手臂,非常突兀,引领着身体,拗着身体,质疑着身体的样貌——那种多余,那种诗意,就是我们尴尬的生命。

还有台词,干巴巴地,一人表演对话时简直分辨不出角色双方。这样单薄幼嫩的声音本身被突出了,女童的声音,和她们的身体一样,本身就有一种朴素的诱惑力,又兼有一种声嘶力竭的无力,真动人。

非常“不专业”的身体、台词,和非常准确的节奏、速度、站位,形成了奇异的效果。方型的力量完全被发掘出来了,五个点以不同的方式分布和运动,不同的场被塑造着。甚至“不专业”的在舞台上咳嗽也是准确的,自然的侧头,前臂挡住,从容继续。是每个人咳嗽的时候会做的动作,猛然上了舞台大概没人能做到,所以在舞台上从容出现非常可贵,这种对演员身体的崇拜也是可贵。

也让人有点怀旧,想起远方,也是几个女人重叠着,简单的场地,不专业的身体,内容是在另一极。

[Theater]Employee of the Year

[Theater]剧本朗读 Picture 24

Picture24,A. Rey Pamatmat, Ma-Yi Writers Lab Winter LabFest

是个很小的,紧凑的狭长空间,一面长墙黑红相间作为背景,前面是四个剧本架,和演员。能看出很多人是相熟且亲密的。这应该是一个小群体的剧院,亚裔,艺术向,创作向,再发现剧本是关于gay,更小了。

本子写得很娴熟,构思精巧,摄影师的24张作品,每张包含前一张,代表活过的24年。故事发生在24岁生日前后,三角恋情,聪明的台词,典型的惯于ons的律师,典型的文科学生,典型的出名前的艺术家,典型的美式的淡淡的情节。有少数族裔经历塑造性格呼应剧院主题,还有有钱的可能,出名的可能,成功的可能,宴会近在咫尺,真爱撞满怀,琼瑶式的意淫,又故意写得纯真。

好的是导演,通俗而恰当的处理,细小处的张力。起身,坐下,对视,调架子高度,都有节奏,有呼应,有些时刻觉得如果真演出来,反而假了。或者可以抽象地演吧,这样消遣的小品。演员也个性分明,文科学生有过格的地方。但律师演得真好,认真又单纯的nerd,张力十足。内向的主角表现不安、羞怯的时候,偶尔用这些特征当掩护把自己藏起来了,是偷懒,不好,但总体算是很好。

[Theater]剧本朗读 Picture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