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er]Imagining the Imaginary Invalid 末场

女主演介绍剧情,中间被排练的杂乱打断若干次,演员慢慢集结,舞蹈演员迟到,女儿确认爱情,男女演员排练,男女演员情感纠葛,医生追求爱人,助手看马桶,女儿讨论治疗方案,三医生问诊,死而复生,舞蹈许婚,舞蹈排练,主角憧憬演出,主角独白……

因为首演睡了一段,不甘心于是去看末场,不是因为太好看,而是强迫症想看真切一些。于是记一些细节吧:

金色的珠帘一个突出特性是在光线变化时在透明和不透明状态之间转换。光从后面来,就透明,光从前面照过去,就接近不透。

剧团、莫里哀剧团、莫里哀剧本,剧中三个层次的关系制造了复杂性,复杂是迷人的,复杂被分析清楚后也可能是无聊的,而故弄玄虚总值得一试,避免直接向命运投降。剧团状态倾向现实主义,

Vignettes之间的转换:戏中戏,进入舒缓的舞蹈节奏几十秒,动作突然急促激烈,进入戏中戏中戏;加入一件道具,随即进入戏中戏、戏中戏中戏;喊排练,进入戏中戏中戏;出现外界干扰,从戏中戏中戏转到戏中戏;台上灯光和观众席灯光此消彼长示意进出戏中戏(中戏)。

排练和非排练状态交织。戏中的排练和戏中戏中的排练套叠出现,可以用脑厘清,感官难以分辨。戏中戏和戏中戏中戏有类似的喜剧风格,时有混杂。

 

[Theater]Imagining the Imaginary Invalid 末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