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er]Supper, People on the Move

舞蹈,讲移民的,主要是费城周边的移民。

从晚餐开始,到路途的劳顿,种种人际遭遇和身份文件问题。舞蹈好看,语汇在外行看来比较新,有力量有控制有想象力。其中一个踢足球的矮个子男舞者格外好。看外形想象不到是舞者,表演起来简直太棒。意象内容上有些模糊和矛盾。明显借鉴了难民潮的元素,但主题上却对困境轻描淡写,历经磨难面对美好未来努力奋斗的调子。这两者虽然有相通相似之处,但处理起来是不同的主题,难民是时代的集体的无路可退的,移民更多是个人的求变的心里有希望的,看出难民感一是让表现乱掉了,二是强度把移民主题比下去了。

后来出门看他们整理的采访资料,全是移民,多数都生活得挺好。这样的主题做舞蹈,深度和力量从哪里来?一定可以挖掘,但不是从这些场景和角度。

另外眼神真的很关键,有个德高望重的女舞蹈演员,出演了重要位置,却没有强度舞蹈,可见年龄和地位不一般。她演女主人,在开头操持正式的家庭晚餐,吃完了各奔东西。从各种迹象我推断出了他们要表达的东西,对我造成干扰的就是她的眼神。她的眼神居高临下故作优雅,开始以为是在表现发达国家居民对移民的傲慢和疏远。眼神用错,不如从头到尾一双死鱼眼。

[Theater]Supper, People on the Move

[Theater]三个 One Act

Women in Motion 闺蜜飞机度假的龃龉。细节很丰富美丽。导演没能为自己的处理自圆其说,整个故事不成立了,非常肤浅。观众被细节迷住所以现场很好。

Into the Wild Blue 剧作家是傻逼,导演失控,演员僵化。

The War on Safety 本子写得好,有趣,有想法。导演处理得很丰富,好看,但是增加的人物太单一面向了,为讨好观众而发展出了喧宾夺主的色情表现,不克制不高级。在美国,讨好观众是一样好东西。“讨好观众很爽,讨好观众有什么问题,最终等我们爬到百老汇就可以肆无忌惮讨好观众啦!”演员男非常好,包括表演能力和选角。演员女支离破碎合不起来但具备基本功能。

 

[Theater]三个 One Act

[Theater] Radium Now

剧本的首演。能看到剧作者在追求先锋。但是失败了。由于工业化分工明确的关系,以及对作者的保护,美国剧作家压力太大了,不仅要负担大部分的创新,还要参与作品执行。这两点都是错误的,至少并不适用于每一个人,而在纽约,这却成了任务般的存在。把首演交给学校里的导演,这是另一个错误,不仅导致没有余力在导演上发掘发展作品,更加强了剧作家的干预的权力。

最后表演尚可,舞台设计、故事、人物、主题……一塌糊涂。

[Theater] Radium Now

[Theater] 审查者

除了舞台之外,可以说一无是处。主流话剧腔,导演演员不理解剧本,全靠视觉刺激。投影仪很多时候直刺观众双眼,危险,而且毫无意义。把投影仪放在办公桌上转来转去的设定非常醉。不过看完之后用剧中的腔调互相打趣还是滑稽又开心的。

[Theater] 审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