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er] Ein Käfig ging einen Vogel suchen

从卡夫卡出发的意象和语言缠绕在一起,既是没完没了的滑稽戏,也是悲伤的反复剖析。舞台分成四格,是倾斜程度不同的同一房间,五个同样形象的男主角,其中一个由女性扮演,五个人各具特点,常常有两个挤在一间。邻居的女儿,玩布娃娃的双胞姐妹穿着粉色公主裙和白袜,衰老的脸白而缺乏弹性,像纸。她们在各个房间穿梭,既是欲望的对象,也像是幽灵和阴谋。

五个男人经常是在同样的状况下,表现着同样的语言和内容,每个人的表现方式却不同,也逐渐形成了各自的特性,比如最高大的那位更加肉欲。同样的形象呈现了世界的多个面向,多个发展的可能性,或是多个解读的方式。而这样的多种表现重叠在一起,又有一种合奏的特性,互相支持,配合,共同用力,或彼此冲突质询,让表现非常丰富。台词的处理也体现了这样的概念,有时是一人几句,有时又是同时发声。说台词的方法其实可以更多,此起彼伏的效果可以更加立体。

小职员极端逼仄的生活空间,荒诞的现实和绝望的内心挣扎,表现地表现了表现的卡夫卡。

[Theater] Ein Käfig ging einen Vogel suche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