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er]四部

Fen。看到了做不理解的戏有多可怕。选错布景,选错表演方式,选错气氛……幕后也是每个人都不开心,没人得到了或释放了什么。老调重弹一样地说,美国人理解不了psychological realism之外的思维。

Speech&Debate。剧作家搬弄大词,狗血情节,语言技巧,却没有写出任何故事或情形或道理。好在做得很灵活,有歌舞和显示屏,演员开心,观众也开心。故事结构更是为了娱乐为了完整而设计,浅白无趣,细节里的深度就像是刻意装饰。这时候看出Sarah Ruhl的高级,同一条路,但格局立起来,气象就不同。

Polaroid Stories。刚看到的时候一惊,像帐篷戏。但仔细看又不像,因为浮于表面,只是去再现,换一种结构和语言再现,并没有实现真正的变形。最终走向煽情戏码,却是打动大众的部分。投影的使用非常奇怪,一下子跳出了戏的世界。

Marie Antoinette。千言万语的吐槽,都在笔记里。

[theater]四部

[Theater]Cherry Orchard

Broadway的戏。有那么一点老气俗气,但还是非常新鲜好看的,比一般的broadway的戏好看、高级。

老气是说设计。当然是精致的,也不是无聊的realism,地面是大树的年轮,坡度藏起了背后的入口,一两件房子里的陈设,漂亮的吊灯。这里面没有灵光,也没有任何挑战性的存在,退一步讲,整体性也并不明显。

俗气是说表演风格,美式的variety theater,鲜艳好看,自然地结合到契诃夫里技术了得,没有干扰主题和故事也很难得,但整体的表演就有点油汪汪的,entertaining不是不好,俗气也可以是中性的吧。

新鲜是说导演,新的概念新的表演风格新的语言,看起来挺带劲儿的。

我最讨厌的剧作家,因为是契诃夫,又是英语,所以没能力分辨究竟改得好不好。这个人没灵魂,没结构,但是语言和技巧是厉害的,和很多美国剧作家一样。

导演很不错,英国来的。英国导演总是好过美国的,A View from the Bridge以后应该会越来越炙手可热了。

[Theater]Cherry Orch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