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曼哈顿喷水的梦

在这个梦里,我住在一套还没收拾好的公寓里,刚搬到纽约没找到住处的朋友一家前一阵也住了进来。我们的卧室分别在入口空间的两侧,等我有一天又想起他们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平时从未遇见过,对我来说,就像那个房间还空着。我们都像单独居住一样,合住在一套房子里,这就像做梦一样;更加美妙的是,我的房间也像从折叠中伸展开来一样,从我印象中的一个窄小的套间,变成宽敞得不得了的大房间,什么都放得下。

想到空间在朋友住进来后发生的变化,想到这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和储藏空间,我感到对生活非常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只是空气,空气不干也不湿,不凉爽也不暖和,像一种令人疲惫而厌烦的物质,填满空间,钻进毛孔。我很迫切地想变一变,让一切都舒服起来,于是按动了空调开关。说是空调,但是和传统的空调完全不一样,我们的空调是一只在屋顶上到处活动的智能机械手臂,探测、改变、交流,都一起完成,让整个房子的空气都能均匀地变化。我稍有担心,因为朋友搬进来之后有些东西变了位置,于是紧紧盯着空调,还好它开始工作后迅速地适应了。这时候,一种紧张而压抑的味道漫了上来。

下一个镜头,我已经在一艘船上了。哈德逊河广阔无边,连着海洋,我们的船飘在平静的水面上,缓缓向大陆移动。突然,人群中发出一阵尖叫。甲板上的人都死死盯着曼哈顿岛。在我们刚才听到警报逃到船上的过程中,最恐怖的灾难已经发生了,现在人们惊恐地看着的,是灾难的尾声。一股大水淹没曼哈顿,迅速到涌上了所有摩天楼的楼顶,现在,水正在退去,房子和街道显露出来,摩天楼里的水通过破掉的窗子像外喷流,岛上像是竖立着无数个孔洞位置不规则的花洒。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仔细放大从建筑物喷出的水流,水流偶尔带出的各种颜色的小物体,是人。

船就要抵达大陆。路上,电视在播出事件回放。先是气象部门检测出连续三次红色警报,尽管难以解释,当局还是决定撤出曼哈顿的所有人。他们的决定是对的,没遇到意外阻碍的人们都顺利离开了。但是时间有限,还来不及检查所有建筑物保证完全撤离。船停了。刚上岸,人们就开始有组织地返回曼哈顿了,因为警报已经解除,因为世界还要运转,因为不回去的话又去哪儿呢?刚才的及时撤出不正证明了人类有能力应对前所未有的突发灾难吗?

但我还是不想回去。我留在下船的地方附近,打算打几个电话。那一片地区让我想起中国北方城市的郊区,矮房子,不那么平整的道路。我其实并没有打电话的必要,拨的也都是不大熟悉的朋友的号码。接通的时候,礼貌地谈一点无关紧要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结束就匆匆挂掉。没人说起曼哈顿。

一个曼哈顿喷水的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