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er] Measure for Measure at TFANA

NT的导演,典型英国风格新莎剧。我认识的偏主流商业的英国风格与美国戏和欧洲戏都有联系,既重视角色的心理现实感,有华丽的娱乐性,又爱自由形式,常加入一些打破边界的花样,做好了是容易被大众接受的艺术,做不好就容易散乱轻浮。

这出戏设置有点乱,不抽象,也没有现实合理性。时间设在现代,修女的打扮和行事却很陈旧,地点仍强调奥地利也令人费解。在我看来,一部戏里确实可以出现风马牛不相及甚至相互矛盾的因素,但这样的安排需要有审美目的或理念目的,否则容易沦为对创作者无能的展示。在一处进行当代化,别处做不到就死守原著,做出的只能是学生作业,不是作品。

从角色和表演的角度来说,多数男演员相当出色。男主Duke中规中矩,除了和女主对不上之外,形象够眼缘撑得起大主角的设置。男反派Angelo出色,浑身上下直到背后指尖都有戏,合理化了所有狗血。两个饰多角的男配相当出彩,尤其是醉鬼死囚Barnardin,化妆很棒,表演夺目,滑稽而不流于炫技逗趣,与其他人不同的表演风格把其他人都显得黯淡了。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角色的成功也是整出戏的一个失败。并不是说丑角不能跳,但跳到另一个世界就把整体性甩开了。女演员整体平庸。女主差到无语,看起来不理解角色,也缺乏表演技术,常尴尬到不行。举个例子,她悲痛不已倒地的时候是膝盖提前舒舒服服跪下去的。

再数几样花活。

A 开演前舞台被设计成大宴会桌,上面摆着气球蜡烛酒瓶,还有两排观众像宾客一样坐在桌前,结果桌子上的宴会场景一分钟就结束了,非常空洞,宴会桌再也没被用过,唯一结果是让那两排观众像看脱衣舞一样看完了演出。不过除此之外多余的舞台元素不多,设计风格简洁。

B 中场休息时间让Mariana作主唱和乐队一起表演,并在台上设了三张桌子,请六位观众上去看。那六位在台上呆了假模假式的五分钟,如坐针毡。这段和演出的其它部分没关系。

C 让两位音乐家在下半场扮成囚犯,在铁栏后面敲打制造出音乐。结尾处他们又在场边奏乐送观众。这个方式很有趣,效果也不错。

D 工作人员还随机发放奥地利国旗给观众,让他们在对峙前的庆典中挥舞。这场舞台背景也是巨大的国旗。非常愚蠢的设置。已经变温和的我并没有如期恼火,竟然还举起旗子挥动了两下。旁边大叔把庆祝场景时从空中捉到的纸片当宝贝递给我时,我也接了。

E Lucio 费力在观众席上蹿下跳,中间还把一包打开的薯片交到了观众手里,那位不知所措了好一会儿。毫无意义。即便如此费力,这个角色还是被演得笨重不堪。

以上比较突出的一点共性是:让观众参与的方式和马戏团一样低级。

Measure or Measure 故事本身很混乱,深入发掘起来会很有意思的,不过这部作品既没对故事有什么深刻发现,也没赋予整个表演什么形式或意义,只是演得热热闹闹的,让大家看得高高兴兴的。总体形式活泼不陈旧,也不叛逆,完全是这家剧院的风格。

看了导演采访发现,这部作品反映了纽约剧场里比较普遍的一个状况:创作者声称这是引人思考的严肃作品,对作品的处理却不具有批判性也不提问,既不作为一个整体表达观点,也不在具体之处引发思考,这种声称仿佛只是在marketing上用为媒体话语接受的方式给作品附上一层“负起社会责任”的包装。实际上,做的是基本的现实主义讲故事功课,和吸引观众的花活,或者说spectacle。在别的戏剧里有批判作用的手段在这种戏里经常是作为锦上添花的奇观出现的。这部戏基本功还算足够,好看的细节在娱乐之外具有一定艺术的高度。如果到很多其他剧场里去,看到的东西往往连娱乐都做不好。看那样的作品真的不如痛痛快快看场杂耍。

等十一月看了ERS的版本再来写写。

[Theater] Measure for Measure at TFAN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