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er] A Pink Chair

这是 The Wooster Group 的委约作品,与 Kantor 相关的机构合作,直接合作人也就是他的女儿。Kantor 八十年代在 La Mama 的演出影响很大,许多人都有强烈的记忆。开演前有一个小谈话,访问者是学者评论家,被访问的是 Kantor 的女儿 Dorota,以及 Wooster 的副导演,一个比较年轻的英国人。Dorota 讲话很客气,感到美国戏剧与欧洲很不同,说自己在努力了解,也讲最后呈现的作品有点欧洲戏剧的感觉,对合作很满意。也谈了 Kantor 剧团后来的发展,讲很难继续,因为每个人都想实现自己的想法。她虽然英语一般,但讲话有信息量,有趣,切中要点。副导演则有点冒犯的样子,讲剧团有自己的方法,既然 Kantor 的作品是原材料,就自然会显现出来。

演出地点在 Upstate 的一间学院的艺术中心,剧场外面播放着 Kantor 自传性质的纪录片。舞台比较复杂,物件很多,既有剧团典型的屏幕、机械装置和控制台,也有 Kantor 风格的 found objects。整个作品这时候大概五十几分钟,分成六个部分。

开头的 Sugar High 是 Kantor 的女儿为主角的家庭录像风格的谈话视频,第一段是和剧团主创,第二段是和波兰演员 Z,讲到 Z 有点像 Kantor。Z 的排练日记里也提到他对电影手段凌驾于戏剧之上时 Kantor 的无力感到深深的共情。之后有和 Kantor 电影片段对应的现场表演。后面的部分用到了 Kantor 的 I Shall Never Return 中的歌,歌声唱起来,波兰戏剧的宗教感就出来了,最后的部分完全被合唱主导,同时舞台开始律动,几何纸片感觉的造型在摇摆的桌子上形成了海浪,旗杆变成了桅杆,像一艘船行进在海上,浪漫与后现代的诗意完全成形。

The Wooster Group 的作品我看起来总是有点隔,觉得主题和手段有趣,也会有get不到的地方,不那么喜欢的地方会因为不够懂而不能轻易判断,因为到达我的效果并不是任何一种肤浅的不好。间接来看这也是他们艺术风格的有效之处。这次的 A Pink Chair 不一样,隔的感觉不见了,很多时候给了我渴望已久的那种看到妙处的感觉,不知道可不可以归功于其中的 Kantor 元素。相比法国英国,波兰戏剧有我喜欢的气质。看戏的前后一直在不舒服的大巴座位上赶工,睡觉很少,身体精神功能奇怪,工作完成并看到好戏,竟然很开心。

[Theater] A Pink Chai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