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ormance] MR at Judson Church

第一次去看,是2017的最后一场,惊喜地发现水平很高。共有四个作品。

Black Bodies Gone Down,三位男性,很多道具,原力十足,舞蹈、生育、男性、仪式、死亡……很视觉,末世腔调。表演强烈,中间有时不知所云,因为是还在发展的作品,所以在一段舞蹈中突兀地停止了。

The Art of Making Dances,让我想起 Jerom Bel 的关于芭蕾舞演员的作品,也是一个人,但讲的是更抽象的东西,黑人的历史,黑人的现实遭遇,艺术创作的形而上的困境。因为讲的东西抽象,反而不那么动人了。也可能是看过可能启发了这个作品的更动人的作品,我降低了评价。也可能我对借鉴成功之作,并加入各种fancy元素的作品有一点警惕之心。谈弱势群体和当下政治很流行,谈创作背后的东西很流行(比如《鸟人》),但流行不一定意味着不对,不好。重要的话题戏剧应当关注,那么多的创作者一定过生产令人感觉过量的作品,我的态度太势利了。事实上,这个作品很有诚意,而且相当好看。Spectacle是在的,不像Bel的作品那么朴素。这也不是我会做的选择,但我也欣赏这样的选择。开头冲击力很强:脖子上拴着绳索跳舞的小丑。接下来是自我暴露的男舞蹈家的内心自白,伴随着一段段精致的舞蹈。舞者的身体非常美,能力很强,每次起舞,观众中保守的老爷爷会自顾自鼓掌,全然不顾出现主流编舞在作品中的讽刺意义。舞者的表演能力也很强,真诚、愤怒、力量,充满了整个表演。这个演员令人赞叹。

Per-sona,偏日常的身体动作,加上对声音的探索。可看性不是很强,但结构很清晰,声音的转变和渐进有逻辑性也有惊奇,身体动作也合理。演员的形象和身体过强的日常性显得笨拙不好看了。但这个作品的概念是清晰深刻的,这是好作品的前提。

Particles of “Raw Light”,和上一个有某种相似。也是一个女表演者,形象日常,身体动作配合声音。这个舞者的动作可看性好多了,变化也多,形象好,身体能力也更强。但从整体的高度看,似乎落了下乘。表演更像是脱胎于生活细节和戏剧性叙事的,有些地方有一点形体戏剧的味道,结构和动机不太清晰。结束的时候坐在观众当中,是有一些实验意图的,但又没能和观众沟通,大家慌了好一阵终于鼓掌了。和上一个相比,如果在街边看到这个我是会给钱的,但如果要为之写故弄玄虚的评论,我还是选上一个。

 

[Performance] MR at Judson Church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