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er]Mugen Noh Othello

梦幻能奥赛罗。两者结合得非常合理自然好看,结合的结果,奥赛罗没有了,能的美学得到了当代化。

设置基本上是传统能剧的,威尼斯旅人经过塞浦路斯,触动了Desdemona的冤魂,出来讲了旧事,才缓缓散去。为了当代观看习惯,主要人物不戴面具,中间再现的场景不是反反复复的讲述,而是人物俱在的表演,方式介于再现场景和讲故事之间,没有被西方话剧的方式控制,人物的走位有说书的感觉。奥赛罗的场景只是在中间出现,结尾又回到能的设置中。

音乐舞蹈很美,身体介于传统现代之间,看得非常舒服,在当下能打动人。看完仔细想想,没有留下什么,因为没有情节从百转千回到万劫不复在心里反复地烙,人物在形式化的表演中留下印象的只有主角Desdemona,而她的个性和诉求都模糊不清,表演虽好看却也模糊不清。作为仪式,整个表现又显得有些轻。

导演是个非常有才华的人,能构想出这样的设置,并出色地执行出来,长期处于这样的实践中,非常厉害。但他看上去不是具有深刻理解或世界眼光的那种类型,谈到政治种族时有点无话可说,退回到东亚的话语里,说在奥赛罗的年代种族不是现在那么重要的问题,所以没有着意。这可能是事实,却不是负责或者好听的回答。

[Theater]Mugen Noh Othello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