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olonization and Uncivilized Body

最近在上的一个movement workshop。老师来自乌拉圭。

第一天用眼睛看,但别命名,无差别地看周围一切
整个是均质的皮肤,没有分化出身体部位,没有意识,在海底移动
乘在水上,让直觉带领
智识中枢不在头上,在盆骨中,躯干和四肢都成为触角
庆祝,回应彼此的舞蹈

第二天去触摸,感受他人
感觉到骨头的重量,在地板上成为一首骨头的歌
让音乐带来能量,让能量从地面传进身体,到达指端

第四天从音乐舞蹈开始,人群找寻形状
作为一个整体,运动

来自南美的这样的意识让人感到耳目一新,随后去稍微了解了一下乌拉圭。乌拉圭是高度文明发达自由的国家,那么有这样反省的解构的和欧洲相通的艺术就很自然。让人不禁思考的一点是,作为绝对的欧洲白人的国家,土著基本杀光,在这里谈去殖民,到底是在谈什么?去掉之后剩下的是什么?去掉文明教化之后,里面一层的文明教化,或者从环境里涌上来的文明教化,又是什么?施暴者的土地上创造的乌托邦能够成为乌托邦吗?脱离时间和历史会带来的解放是什么?

Decolonization and Uncivilized Bod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